首页 »

凌晨进入养老院杀死外婆,精神病男子该如何处置?

2019/10/18 22:20:14

凌晨进入养老院杀死外婆,精神病男子该如何处置?

文/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 陈琼珂 通讯员 张德辰


今年2月15日凌晨,上海市闵行区某敬老院内两名老人被残忍杀害。经调查,行凶者竟是其中一名被害老人的外孙赵某,后经鉴定确认赵某行凶期间患有精神分裂症,不负刑事责任,无受审能力,遂被送交上海市强制医疗所采取临时保护性约束措施。近日,经闵行区检察院提出申请,法院依法对其作出强制医疗的决定。

 

为母亲求解脱诱发作案动机


赵某今年46岁,未婚,毕业后曾先后在飞机制造厂和出租车公司工作过。2000年前后,其母发现赵某经常整晚不睡觉,并将自己反锁在房间里,有一次大冬天只穿棉毛裤就跑出去,还产生幻觉把家人都当成要加害于他的陌生人,将姐姐按在地上拳打脚踢。


无奈之下,父母只能求助于精神病医院。经过治疗,赵某病情得到控制,每天坚持服药的话精神状态还算正常,但是不能继续开出租车了,于是就在某单位找了一个较为简单的临时工作。随后的两三年里,情况都比较稳定,赵某自己偷偷暂时停了药,结果就又犯病了。一次单位组织到北京旅游,赵某病情突发,猛敲火车车窗玻璃,后被送进北京精神病院治疗。自此赵某未再工作,一直在家待着,药也不敢再停。


赵某的父亲于2007年去世后,家里大大小小事情都压在了赵某母亲的肩上。无奈之下,赵母将94岁高龄的老母亲送进了敬老院,从此母亲每天要去照顾赵某的外婆,有时一天要去好几次,回到家还要照顾生病的赵某,生活的负担渐渐压的母亲喘不过气。


案发前一天晚上,赵母发现赵某从外面回家后一直唉声叹气,自言自语说自己“没有朋友、没有工作、没有结婚”等,并直接睡在了床上,赵母赶紧让赵某吃药,赵某很抵触也没有吃药,母亲担心他出事就陪着赵某在房间里睡下了。大约凌晨3点,赵某突然从床上起身,从枕头下拿了一把带鞘的匕首,又从厨房拿了一把斩骨刀,出了家门。赵母担心出事,跟了出去,在小区门口,赵某坐上了一辆出租车,赵母追不上,只能记下车牌号,并且报了警,之后一直在门卫室忐忑等待。


夜闯敬老院残忍杀害两老人


案发当日凌晨3时50分,敬老院的门卫老蒋被突如其来的门铃声惊醒,他认出来人是某房间老太的外孙。赵某对他说,“外婆身体不好,所以来看一下。”老蒋也没多想,就开了门。半小时后,赵某穿了一件红色外套离开敬老院。大约凌晨5点钟,赵某回到小区门口,满身是血地向母亲招手,并说:“我去敬老院把外婆和隔壁的阿婆都摆平了,你以后就太平了!” 


赵母大惊,质问赵某怎么可以这样做,赵某也不说话,直接上楼继续睡觉了。赵母连忙给敬老院的医生打电话,得知外婆和旁边床位的老太已经遇害,立即报警,赵某被警察带走。


根据现场勘查,两名被害老人是在床上熟睡过程中被害的,均系被他人用锐器刺戳颈部造成失血性休克而死亡。在两名被害老人床铺中间椅子上发现一把带血的梳子,据推测有可能是凶手行凶后为老人梳理了头发。据赵母解释,赵某回家时身上披的红色外套原是赵某自己的,后来拿到敬老院送给了外婆穿,外婆也一直很喜欢这件衣服。


到案后,赵某神智一直较为模糊,在检察官的讯问中,赵某说当时有人要杀他,所以就拿着刀跑出去了,但后来发生什么事他自己也不知道了。


根据精神卫生中心出具的住院病史记录表明,赵某自2001年起患有精神分裂症,表现为有冲动、打人、出走、自杀行为,至今服用药物治疗;根据赵某临时保护性约束期间的主治医师证实,赵某目前处于发病期,用药治疗后虽有所缓解,但无法根治,愈后病情会反复;而根据案发后上海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精神疾病司法鉴定意见书》,确认赵某患有精神分裂症,作案时及目前处于发病期,在本案中为无刑事责任能力及无受审能力。


但是,考虑到赵某在本案中持尖刀杀害两名被害人的残忍行为,社会危害性巨大,目前无证据表明其不会再继续危害社会,赵某之前发病时有过砸东西、出走和殴打姐姐的暴力行为,而其病情一旦发作,仅凭其70岁的母亲是难以控制和约束的。因此,检察官经依法审查后认为涉案精神病人赵某故意杀人致两人死亡,经法定程序鉴定为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有继续危害社会的可能,应当对其强制医疗。赵母及赵某的姐姐均表示同意对赵某强制医疗,并由其母亲以法定代理人身份出庭。经审理,法院作出对赵某进行强制医疗的决定。


【相关链接】


什么是强制医疗?


刑法上的强制医疗是指对经法定程序鉴定为无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所适用的,旨在避免其社会危害和保障精神疾病患者健康利益而采取的强制隔离和治疗的特殊措施。从性质上说,强制医疗是针对精神病人的一种社会防卫措施,而非刑罚措施。


精神病人犯罪,往往是受病理作用的影响导致其在丧失辨认与控制能力的情况下实施了犯罪行为,因此不能追究其刑事责任以及对其适用通常意义的刑罚措施。然而,由于很多精神病人具有严重的暴力性攻击倾向,人身危害性极强,如果不对这些精神病人进行强制医疗,他们可能会继续危害社会。因此,不追究刑事责任、不处以刑罚并不意味着对无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放任自流;相反,为了维护公共利益和社会秩序,我国刑事诉讼法特别规定了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的强制医疗程序。


1997年修订实施的《刑法》第18条第一款就明确规定,对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可以根据需要进行强制医疗,但《刑法》的规定却没有通过司法程序解决,而是通过公安机关的行政管理程序处理。鉴于此,在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特别程序中,对强制医疗进行了程序性专门规定,从而明确了强制医疗的决定机关为人民法院,执行机关为公安机关。强制医疗制度正式由行政化走向了司法化,由中立的第三方法院做出决定,保障了其公正性和程序正当性。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