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习马会”的元宵灯谜

2019/10/18 13:41:47

“习马会”的元宵灯谜

 

茶叙细节被指富有深意

 

上海茶叙,正值元宵佳节。有报道,这上海小点心,包含寓意团圆的汤圆。元宵吃汤圆,甚为应节。

 

张王两人茶叙的地点、上海和平饭店9楼华懋阁,更是被大作文章。

 

由于1998年第二次“汪辜会谈”安排在同一家饭店8楼龙凤厅,因此,张王二会被舆论寄予“更上一层楼”的祝福。

 

吴美红在张王二会前透风,称上海茶叙并不是因为11日的会面没有谈完,而地点和平饭店是大陆方面安排的,台湾方面坦言也觉得很有意义。

 

不过,对于媒体关于“习马会”的追问,王郁琦则开始打起了太极。

 

11日紫金山庄会面后双方均称“没有提及”,让众人无比失望。拖到13日上海张王二会后,方初见端倪:“各自表达既有的立场”。进一步的追问,则是无厘头般的回答:“记不得了”。

 

身为王郁琦副手的发言人吴美红面对记者刨根究底,施展太极神功:就是把立场再表达一下。“我们表达立场后,他们也表达他们既有的立场。”至于陆方表达什么立场,“要问国台办。”

 

据称,吴美红没有坐在王郁琦与张志军那一桌,而是跟国台办副主任陈元丰坐在另一桌,这次有七桌,喝茶跟吃上海小点心。吴在背景说明中如此爆料,实有为自己解围之意。

 

同时,吴表示,“习马会”不是陆委会规划的议题,但如果对方提起,陆委会会表达期望。这一表态,实与王郁崎在会前的相关发言,同一意思,共进同退。

 

王之奇特“失忆”,吴之严守口风,让“习马会”成了今年元宵第一费解的佳节灯谜。而大陆方面也对此保持沉默,媒体宣传低调处理。

 

双方方案初现端倪

 

14日回台后,王在当天下午5时余举行的记者会上,终于“回忆”起上海张王二会时,是如何提及“习马会”一事的了:

 

“昨天是闲聊,只是短暂交换意见,是张志军先提出的。”据王郁琦介绍,王马上提出在APEC举行两岸领导人的相关会议,但是张志军表达“既有的立场”,认为不适合在APEC,目前没有办法接受,但也没提任何的建议,没有提其他方案。

 

其实,在今年11月的北京APEC会议期间,马英九以“台澍金马”经济体领袖身份与会,与大陆领导人习近平会面,是马英九去年提出的想法,已为人熟知。对于习马会,台湾明确有三个适当原则,即适当的场合,适当的条件,适当的身份。而大陆一直没有明确回应。

 

王郁琦这次所言,可谓是大陆官方首次正式回应,即APEC不适合充当两岸领导人会面的场合。据相关报道透露,北京认为两岸领导人不宜选择国际场合举行第一次会面,因为容易造成“一中一台”的误解。

 

张王会提习马会,表面上看,舆论关注甚重,而双方事先避之不及,事后忌讳莫深,最后以看似漫不经心的喝茶闲聊方式蜻蜓点水一笔带过。其实明眼人都知,如此重要的政治事件中,一举一动,无不涵蕴深意,连吃汤圆、上九楼都有寓意,更可况是如此重之又重的议题?

 

事实上,上海茶叙,原本不在事先公布的张王会计划中。王郁琦一行抵达南京后,才向外吹风:张王可能上海再会。

 

在14日的记者会上,王郁琦坦承:和平饭店的茶叙早有规划,在第一天到南京的晚上才对记者公布,牵涉到与对方的协调,这是尽早让记者知道。陆方有其考量,同意在记者到的第一天让记者知道;对记者来说,时间上是来得及的。

 

马英九为何步子迈得大?

 

张王会谈习马会,是无心之作的“私底下”,还是早有安排的一步棋,考量是什么,现在只能是一种猜测。

 

探寻两岸领导人谋求会面的历程,可称一波三折。

 

两岸领导人谋求会面可以从两蒋年代说起。老蒋台湾当政,出言邀请毛泽东访台。蒋经国时期,当时透过新加坡李光耀的斡旋,大陆方面希望在第三国和蒋经国会面,但是最后蒋经国没有答应。

 

到李登辉时代,也派了几位密使到大陆,两岸领导人会面也没有安排成功。陈水扁在第二任时也想写下两岸领导人见面喝咖啡的历史性记录,甚至与宋楚瑜签订共识协议,让宋楚瑜作为他的代表。最终陈水扁屈服在国大代表选票压力之下,放弃这一计划。

 

现在马英九提出方案,有人分析,马英九此举有“拼政绩”考虑。

 

最新的动态是,马英九素来最依赖的军师,有“金小刀”之称的金溥聪将从驻美代表任上回到马英九身边,出任国安会秘书长,操控年底面临的七项选举之战。

 

如能实现两岸领导人会面这一卓绝成绩,马在台湾岛内已跌入谷底的支持率自然可以咸鱼翻身。

 

从大的方面来说,马英九期望大陆协助能让台湾经济更有活力、更有发展空间;从小的方面来说,此举能为马英九两任总统任期写下圆满句号,在国民党内奠定自己的政治基础和历史地位。
   

从大陆角度来观察,习近平曾直言,不希望两岸的政治问题代代相传。这一表态,可见习近平对两岸政治谈判的期待。张王会能顺利举行,期间大陆呈现相对灵活性,不能说没有这方面的影响。

 

不过,“一个中国”是大陆不可动摇的底线。“习马会”客观上需要解决身份名义、会面议题和会晤成果等难题,特别是身份问题。可以想见,任何会造成“一中一台”或“两个中国”印象的会面提议,都不可能实现。